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FUN官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FUN官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你叫叶玄?》。

“我不想干什么呀!既然我已经回来了,自然是想跟你公平竞争了。”

陆明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如何有脸面说出这样的话来的,要知道陆离可是自己离开顾倩的。

而且顾倩也并不喜欢陆离,所以他也不知道陆离是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的。

“你要点脸?”

陆明也不知道自己眼前这个人是怎么这样厚颜无耻的,陆明无奈的笑了笑,并不打算理睬他。

“我说了,我要跟你公平竞争。”

陆明这才对上了陆离的眼神,看着陆离坚毅的眼神,可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。

“好,那就公平竞争,现在可以滚了吧!”

既然这个陆离这么喜欢自讨没趣的话,那他自然也不会对这个陆离客气。

陆离这才满意的挪开了自己的身体,竟然这个陆明这样说,那他也放心了。

毕竟他觉得这个陆明样样不如他,所以心里也是十分的舒服。

陆明这才回到车上,估计有些疑惑的望着陆明,不知道陆明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为何要答应他?不知道,我现在可是你女朋友,你竟然跟别人说要公平竞争我?有没有想过我的想法?”

顾倩十分不理解陆明的行为,所以才这么生气的质问着陆明。

陆明觉得自己很无辜呀,如果自己不答应陆离的话,他怕是要在这里把他们一直耗着。

“老婆大人你也看到了,他一直拦着我,我也没有办法呀!我怎么会跟别人公平竞争你呢,你一直都是我的。”

顾倩半信半疑的看着陆明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陆明,但是看着陆明的模样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行叭,先回公司吧!”

他们虽然参加完婚礼,但是这公司上的事情还是要处理的。

毕竟那些员工后天才能回来,所以顾倩也是十分着急回去处理公司上的事情。

陆明点了点头,也是知道顾倩心里的想法。

“放心吧,马上就回去,先系一下安全带,老婆大人。”

顾倩既然着急,连这个都忘记了。

陆明也看出了顾倩心里的想法,无奈的叹了口气,对顾倩说道:“老婆老大你不要着急,公司上的事情有人在处理,所以我们可以慢点赶过去。”

顾倩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明,他记得今天公司的员工还在放假呀!怎么可能公司还有别人?

“公司里还有谁?难不成那些员工放假回来了?”

不像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明,因为他依稀记得那些人明天才回来呀!怎么可能现在就回来了呢?

“不是员工放假了,是彭龙飞。”

顾倩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明,他怎么不知道陆明什么时候联系的彭龙飞?

“你什么时候联系他的?”

他知道他今天就没有看过陆明打电话,所以对这件事情感到十分疑惑。

“我昨天就通知他了呀!我让他今天一早上来我们公司帮你处理事情,现在应该快完成了吧。”

陆明对彭龙飞情,这完全不符合道理,岂不是自找麻烦。

但细细想来,这件事却另有内幕。眉目就在这个村子里。伍天德一行来到这个村子应该算是偶然,他们事先选择这里落脚,就是看中这里荒僻已久,人迹罕至。但这个村子为何变成这般模样,怕是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就已然如此。而这村子怎么看都像是麻王沟的翻版,唯一的区别那就是这里村里的空了。

雪媚乃是古藏教的重要人物,她应该知晓这背后的隐情,这样一来她就有足够的动机。至于,她这么做是为了利己还是害人,我还不得而知。

我关上院门,进到停尸老宅。

雪媚拿出一小罐朱砂,又让我去柴房烧两锅开水,准备木盆等。她自己一个人走到尸体面前,细细的将尸体上下打量一番,只见三姨的尸体额头乌黑青亮,眼袋突起,她掰开尸嘴,用手指抠了抠尸体的上颚又摸了摸两颗虎牙,叹道:“印堂死黑透阴光、上颚生毛刺、虎牙尖锐,看来她是被‘割巴子’撞顶了。”

“你知道‘割巴子’?”我故意装作不知。

“水好了吗?”

“好了!”

我烧好了水,浇进木盆中。

这时,雪媚脱掉尸体的上衣,露出前胸,翻转过来一看背脊一带尸麻斑斑,与尸斑有些不同,这些麻斑很密,呈绿色,股肱部尸麻连成一片,上面生出茸茸白毛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要不来多久,尸体就会满脸皱纹,然后脱皮皲裂!”

正说话间,尸体上果真呈出道道交错杂乱的森白尸纹,其缝隙里生出些花菜斑点样的毛孔,微有白毛敷面。尸体两眼横睁,眼膜灰白,眉宇间生有拉碴白毛;咧嘴撕张,舌头长脱于外与嘴皮相黏,两臂虽无尸斑,却枯皮剥落,露出一片片森白的肉。

我颇感奇怪,“这三姨才死了这么一会儿工夫,怎么身上竟有白毛?”

“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呵呵,林浅,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居心,但是我从没有真正相信你,当然你也一样,对我,一样抱有戒心。”雪媚掐了掐尸体的骨节,道:“尸体浑身骨节突出,三姨应为辛金之命。”

“没错,我说过,我们是各取所需,彼此心照不宣。”

“五行有阴阳之分,庚为阳金,辛为阴金。女命若为阴金且孤寡终老则有变怪,阴杀过重,她是四柱年月日天干应为辛、时干为乙。”

雪媚竟然掐指念算,据骨相推出三姨的八字。

“摸骨算命?”我睁大眼睛,“好手段啊!”

“你也不简单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直言不讳了,这村子为何变成这样?”

雪媚瞥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果然不简单,看到的都是事情的本质,没错,这个村子变成这般模样,我的确是知情的,不过你放心,我和你一样事先也不知道伍天德会横插一缸子,也不知道他会把我带到这里来,这个村子被一种可怕的病毁了,所有人都死了,至于三姨,我想她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,才会死于非命!”

”陸小鳳忽然道:“你知不知道她并没有到这里来,而且只怕也

如果这真是一种法门,那么以后战斗的时候,一个人会这种法门,那岂不是说只要已方的士兵死去,就会有源源不绝的十首鬼脸骷髅战士出现,也就是说敌人越打越强,十首鬼脸骷髅越打越多,想到这里刘世不禁抽了一口凉气,他被什么反应。

  “我再也不让你去做危险的事了。”丁染在睡梦中含糊不清的说着。

  吴妍咬了下嘴唇,从储物空间拿过一张毯子给他盖上,然后走出了医疗室。

  当丁染睡星,吴妍恰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你叫叶玄?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观察者往事

宏涛

观察者往事

小夜微冷

观察者往事

就叫小新

观察者往事

遥望南山

观察者往事

阿巽

观察者往事

落叶微兰